您现在的位置:襄阳市第四十七中学 >> 心灵驿站 >> 最新动态>> 正文内容

把男孩交给爸爸

文章来源:47中党总支、教务处、教科室、政教处、工会、关工委 发布时间:2017年07月14日 点击数: 字体:

 

“家风”征文

把男孩交给爸爸

     襄阳市第四十七中学  胡晓丽

男孩与爸爸的关系真是很奇妙。
    小时候,男孩是妈妈的跟屁虫、铁杆粉。而爸爸只会在发火时,给儿子屁股留下五个深红的手指印。所以,任谁问:“喜欢爸爸还是妈妈?”儿子那是头都不抬:“妈妈!”而且开口闭口就是“妈妈说……” 为此爸爸曾酸溜溜地说:“在家里,儿子跟妈妈是一党,爸爸没有发言权呀!”

    可是,风向说变就变。
    晚上,宁静悠闲,一家人在路边散步。儿子跟爸爸并排走在前面,“爸爸,你知道U-2吗?”
    “知道呀,那不是美国部署在台湾的侦察机嘛。”
    “对呀对呀,你知道台湾有个“头号王牌”飞行员叫李南屏,中国是怎样把他驾驶的U-2击落的吗?” 

    “不知道,你讲讲呗!”  ……
    于是,父子俩一个俯身侧耳倾听,一个仰头讲得眉飞色舞。我这个当妈的孤零零地尾随其后。我知道尧尧讲的是昨晚《军事揭密》节目,昨天他看得津津有味,今天就迫不及待地要与爸爸分享了。我静静地听孩子讲事件的完整过程,不错,比较清楚,爸爸也听明白了。爸爸右手揽着孩子的肩头,慢声细语地提问;孩子紧靠着爸爸,边讲边答,还提到不少有趣的细节,引得爸爸会心地一阵笑。看着父子俩亲密的样子,我微微笑着,孩子快九岁了,真的就这样交到父亲手上了吗?

      几何时,当儿子问起汽车的发动机、挡风玻璃……我就会说,这个你得去问爸爸,爸爸可能知道得更清楚。后来,当他再有这些问题,我刚皱着眉头说,这个我好像不太清楚,……“好吧,我去问爸爸。”他已经转身走了。
    几何时,当我对儿子的作业大吼大叫,气急败坏时。爸爸拉一拉我的胳膊,说你去休息一下。然后坐到儿子身边,平静地说:别急,来我们再读读题。回头等儿子睡下,他又对我说:你刚才脾气太大了,哪能那么急呢?他毕竟是个孩子嘛。——是啊,什么时候我这么急躁,他反而变得沉稳了呢?儿子似乎更愿意爸爸在身边陪伴了。爸爸曾开玩笑说,我们家以前呀,爸爸是爸爸,妈妈是妈妈;现在呀,妈妈是爸爸,爸爸是妈妈。看来,我也真该反思反思了。

走到拐弯处,我渐渐上前,边走边观赏道旁的成排的粉玉兰。我听到父子俩转换了话题,正在谈论专注。这是爸爸借机谈谈尧尧边做事边玩的习惯呢。爸爸正在讲日本是个可恨却又让人敬畏的民族,他们凭弹丸之地却能与中国抗衡,创造那么多知名大品牌,制造精良的仪器设备,靠的就是“专注”。专注不仅是他们的习惯,更是他们的品质。他讲日本二战撤退时的井然有序,讲日本家族企业世代相传,专注做好一件事。就比如做好一枚螺丝钉,用几代人的心血和智慧,来研究螺丝钉的尺寸、规格、合成、纹路、松紧度、便捷等,把你能想到的所有问题都解决得那么人性化,那么恰到好处,从而立于不败之地。专注,就是他的秘诀。孩子听得很认真,他应该听进去了吧。我想,如果是我来讲这个问题,我会讲什么呢?我会讲小猫专心专意才钓到大鱼,讲妈妈班上的哥哥姐姐专心于学习心无旁骛的故事,然后呢?……没有了,就是这。显然,爸爸的视野更开阔,爸爸的故事更有深度,对男孩更有吸引力。
    走过三桥,路旁停靠着一辆大货车,司机正费力地换掉后排轮胎。于是他们自然地谈到什么“车桥”“四轮驱动”“二轮驱动”越野车的动力问题。我感觉大脑转得很费劲,忍不住插嘴问一句:四轮驱动是四个轮子都能动吗?儿子这时转过头来,不客气地说:“妈妈,我都听懂了,四轮驱动是四个轮子都有动力,但掌握方向的仍只是前两个轮子呀,你明白了吗?”“哦,这下我明白了。”我微微笑着。然后他们又谈论了叉车的制动在后方,大卡车的制动在前方等等。看来,这是男人们之间的话题呀,我还是放自己一马吧。我想,爸爸一定从儿子身上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,儿子一定对爸爸充满了敬佩和崇拜。所以,男孩和男人之间有着天然相同的志趣、思维、逻辑。男孩和爸爸之间的对话,应该是男孩成长的标志。
    所以,当男孩长到八岁时,真的应该把他交到爸爸的手上啊!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